行業培訓 閱讀人數:16309
 

物權法基本原理與銀行業法律風險防范

國家法官學院司法審判研究中心  吳光榮

 

講座提綱:

 

一、   物權法與金融機構的交易安全

(一)      物權法與物權變動中的交易安全

(二)      物權法基本原則與交易安全?;?SPAN lang=EN-US>

1.       物權法定原則與交易安全

2.       一物一權原則與交易安全

3.       物權公示原則與交易安全

(三)      物權變動模式的立法選擇與結構

1.       物權變動模式的立法選擇

2.       形式主義模式的適用范圍

二、   “區分原則”的含義及其適用

(一)      “區分原則”的含義

(二)      “區分原則”的意義

(三)      “區分原則”的適用

三、   權屬登記的法律性質及其效力

(一)      權屬登記的法律性質與確權之訴

1.       權屬登記的法律性質

2.       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

3.       登記機關的賠償責任

(二)      權屬登記的法律效力與權屬認定

1.       權利取得的效力

2.       權利推定的效力

3.       善意?;さ男Я?SPAN lang=EN-US>

(三)      金融機構的交易安全與風險防范

四、   擅自抵押共有房產之合同效力

(一)“要因原則”的含義與法律適用

(二)無權處分與無權代理的適用范圍

(三)登記前金融機構交易安全的?;?SPAN lang=EN-US>

五、形式主義物權變動模式的缺陷

(一)形式主義的缺陷及其原因

(二)物權期待權的性質與認定

(三)債權物權化的理論與實踐

六、非依法律行為發生的物權變動

(一)不以登記作為要件

(二)非經登記不得處分

(三)登記前的安全保障

(四)法定抵押權的適用

七、意思主義物權變動模式的適用

(一)意思主義的基本含義

(二)意思主義的適用范圍

(三)意思主義與交易安全

八、制度創新與金融機構風險防范

(一)權利質押與金融機構風險防范

(二)動產浮動抵押與金融風險防范

(三)在建工程抵押與金融風險防范

 

 

典型案例:

案例一:

199512l5日,原告上海三花薄膜廠(簡稱薄膜廠)與被告中國農業銀行上海市信托投資公司(簡稱農行信托公司)下屬楊浦代辦處、第三人上海市科倫食品有限公司(簡稱科倫公司)及第三人華鈞國簽訂了一份委托存貸款協議書。該協議約定由原告薄膜廠委托被告農行信托公司楊浦代辦處向第三人科倫公司放貸人民幣2OO萬元,期限從19951215起至1996315,月利率為l0.08‰,第三人華鈞國作為擔保人在協議上蓋了章。同日,第三人華鈞國又與原告薄膜廠、第三人科倫公司簽訂擔保償還協議書一份,明確其確認上述貸款協議書的全部條款,并負責擔保償還貸款全部本息。該擔保書同時又明確其提供上海市楊柳青路的房產作抵押。以上兩份協議簽訂后,原告薄膜廠即通過被告農行信托公司楊浦代辦處向第三人科倫公司發放了貸款人民幣2OO萬元。第三人華鈞國也將上述房產所有權證交給原告,但雙方均未到有關部門辦理抵押登記手續。貸款到期后,第三人科倫公司除支付了全部利息外,未能按約歸還借款本金,第三人華鈞國亦未能履行擔保責任。為此,于19963141996615,原告薄膜廠、被告農行信托公司下屬楊浦代辦處、第三人科倫公司及第三人華鈞國又兩次簽訂了與上述貸款協議內容大致相同的委托存貸款協議書,最終將還款到期日延長至1996915止。1996615,本案當事人簽訂的委托存貸款協議書第6條約定:到期丙方(第三人科倫公司)歸還全部本息,如有逾期由丁方(本案第三人)華鈞國先生負責償還。8條又約定:丁方(第三人華鈞國)在丙方(第三人科倫公司)貸款到期無力償還時,由丁方(華鈞國)確認本協議書的全部條款,并負責償還貸款利息。第三人華鈞國也分別兩次向原告出具了與上述擔保協議內容一致的擔保償還協議書。期滿后,第三人科倫公司只歸還了本金人民幣l0萬元及至1996920止的利息。農行信托公司楊浦代辦處是被告農行信托公司的下屬分支機構,已于1996826被撤銷。
  原告薄膜廠訴稱:兩第三人未按約清償到期貸款,要求判令兩第三人歸還借款人民幣200萬元及利息損失等。
  被告農行信托公司辯稱:受原告委托辦理有關貸款手續,故不承?;箍鈐鶉?。
  第三人科倫公司述稱:借款人民幣200萬元屬實,已歸還了本金人民幣l0萬元。

第三人華鈞國述稱:其所抵押的房產未至有關部門辦理抵押登記手續,故房產抵押擔保應確認無效,本案擔保人只承擔一般擔保責任。

 

案例二:

19981130,某鄉土地所向村民董某補發了黃集建字第18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同年123日,該鄉村建所報經縣建設局審批后,向董某頒發了二間二層房屋的潢黃字第0018號房產證。199911,董某以該房產作抵押向某信用社貸款60000元用于購貨,期限三個月,并且在縣房管部門辦理了抵押登記手續。董某貸款后不久即遇車禍身亡。貸款到期后,信用社追款無著,遂向法院起訴,要求董某的繼承人在接受遺產的范圍內償還貸款,并要求行使抵押權。法院于1999715作出判決,判決董某的繼承人在判決生效后三日內,以其繼承財產償還信用社貸款60000 元及利息,逾期以抵押的房產折價清償。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

    案件執行過程中,董某舅父王某以某鄉政府發證有誤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判令某鄉政府和某縣建設局撤銷董某的房產證和土地使用證,并要求賠償經濟損失,即律師代理費2000元。董某的繼承人也以第三人的身份參加訴訟,要求撤銷董某的房產證和土地使用證。法院遂裁定中止民事案件的執行。此前王某曾在董某死后于19996月書面申請該政府撤銷董某的土地使用證和房產證,該政府未作處理。法院對行政案件審理后認為,某建設局和某鄉政府在向董某頒發房產證時違反了省《村鎮房屋產權登記發證試點實施方案》關于辦證程序的規定,即未取得四鄰、村民組、村委會簽字,且未向社會調查核實,張榜公布。集體土地使用證應由縣人民政府頒發,某鄉政府向董某頒發土地使用證系超越職權行為,王某要求賠償錯誤發證造成其律師代理費損失,于法無據,遂判決某鄉政府及某建設局于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撤銷董某的房產證和土地使用證,對王某要求賠償的請求予以駁回。判決生效后,某鄉政府和縣建設局未履行義務,王某和第三人也未申請執行。民事判決亦未恢復執行。

 

案例三:

1995年南昌市天龍實業集團(簡稱天龍公司)以購買貨物需流動資金為由,向中國銀行江西省分行申請貸款700萬元人民幣。天龍公司向江西分行提供該公司在南昌西湖區2500平方米的房屋作抵押,并在江西省南昌市房產管理局辦理了登記手續,進行估價,以市值的75%評估抵押房產的價值為6535643元。雙方簽訂了700萬元的借款合同,并約定了借款期限、貸款利率。在江西省分行向天龍公司三次共發放貸款700萬元后,南昌市房管局函告江西分行:天龍公司未在房屋產權監理處辦理房屋產權證書,即天龍公司用假產權證辦理房產抵押貸款手續。

江西省分行次日收回天龍公司尚未使用的貸款88.5萬元,同時南昌市公安局對天龍公司使用假產權證詐騙貸款一案立案偵查,追繳部分實物價值15萬元,另追繳到貸款利差款96萬元,最終給江西省分行造成實際損失450.5萬元。

江西省分行向南昌市房管局提出行政賠償申請,南昌市房管局在法定期內未作出是否賠償的決定,遂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賠償訟訴,要求南昌市房管局賠償實際損失450.5萬元及利息。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南昌市房管局賠償江兩省分行貸款實際損失4504000元的60%,即2703000元; 駁回江西省分行的其他訴訟請求。

南昌市房管局不服判決,上訴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經審查后判決,變更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為:由南昌市房管局賠償江西省分行人民幣2477750元及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計算,自1995926日起至實際付款之日止)

 

案例四:

原告劉方是電腦公司職員,被告郭平是中學教師,兩人系朋友關系。20015月,原告劉方得知本市一房地產開發公司出售經濟適用房,欲購買一套。但根據本市相關政策的規定,只有具備本市戶口的人才有權購買。原告雖有錢,但苦于無本市戶口,無購房資格。于是原告找被告商量,口頭約定,由原告以被告的名義購經濟適用房一套,商品房由原告實際占有、使用。隨后,原告出資20萬元,由被告與房地產公司簽訂了買賣合同,產權人登記為被告。20028月,郭平以該房屋的產權證作抵押向銀行貸款15萬元,借給其弟做生意。貸款到期后,郭平無力償還,銀行遂要求變賣實現抵押權。劉方得知后,向法院起訴,主張自己為房屋的實際產權人,要求確認被告的房屋抵押行為無效。

 

案例五:

原告李某與丈夫劉某于1982年在市區建房一座,并領取了土地使用證和房屋所有權證。該證載明所有人是劉某,無共有人。200110月,劉某持該證為朋友張某作貸款抵押。2003722,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并將該房屋查封。原告李某這時才知道劉某把夫妻共同財產的房屋作了抵押,就以丈夫劉某為被告,要求 法院確認該抵押協議無效、張某返還自己的土地使用證和房屋所有權證。
      
李某稱,該房屋的土地使用證和房屋所有權證雖注明是丈夫劉某所有,但實際上該 房產是他們婚后的夫妻共同財產,劉某在未經自己同意的情況下,私自將夫妻共有的財產作抵押,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權益。并且該協議并未到房產抵押登記部門進行登記,即該協議應視為無效。

 

案例六:

2004422,原告海安縣老壩港信用社(以下簡稱信用社)與被告海安縣愛之緣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愛之緣公司)簽訂了一份最高額抵押擔保借款合同,愛之緣公司以平縫車、電子套結機等設備作為抵押物向信用社借款,在抵押期限內,信用社向愛之緣公司發放貸款額度不超過76.3萬元,同時辦理了抵押物登記。合同簽訂后,愛之緣公司分兩次向信用社借款45萬元。貸款到期后,被告愛之緣公司未履行還款義務,信用社向法院起訴,要求愛之緣公司歸還借款45萬元及利息;如果愛之緣公司不能履行還款義務,請求行使抵押權。審理中,第三人上海貴宏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揚州分公司(以下簡稱貴宏公司)申請參加訴訟,要求確認原、被告簽訂的抵押合同無效。經查明:2003 923日,貴宏公司與愛之緣公司簽訂銷售合同一份,約定貴宏公司將平縫車、電子套結機等設備出售給愛之緣公司,總價款92.5萬元,同時約定,貨款未付清之前,貨物產權仍歸貴宏公司所有。合同簽訂后,貴宏公司按約交付了該批設備,愛之緣公司給付貨款543582元,尚欠貨款381417元未能給付。 2005年12月19貴宏公司向法院起訴,要求愛之緣公司給付所欠貨款,案經法院調解結案,貴宏公司已申請執行,案件正在執行中。

第一種觀點認為,抵押人以沒有所有權的財產作為抵押物,其抵押行為無效,動產抵押權不適用善意取得。理由:一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13條規定:以自己不享有所有權或經營管理權的財產作抵押的,應認定抵押無效。二是善意取得對所有權人的?;ぜ煥?;三是抵押不轉移對抵押物的占有,抵押權人對抵押物不能實際控制,所以作為第三人的抵押權人不能對抗抵押物的真正權利人。

第二種觀點認為,債務人用來抵押的財產,事實上是債務人合法占有和使用,抵押權人與債務人訂立抵押合同時,沒有理由不相信用來抵押的財產屬債務人所有,抵押權人主觀上善意無過錯,而且該抵押物依法辦理了抵押登記,抵押權人的抵押權屬善意取得,應認定該抵押合同有效。

 

案例七:

20001228、2002531,陜西省西鄉縣廣播電視局先后向中國農業銀行西鄉縣支行借款250萬元和180萬元,用于新建廣播電視光纜傳輸網一期工程固定資產投資。西鄉縣廣播電視局以其擁有的事業性收費權中的個戶網絡建設費、光纖電視收視費為上述借款提供了權利質押。西鄉縣物價局為質押辦理了登記。合同簽訂后,中國農業銀行西鄉縣支行依約發放了借款。200312202004627,雙方分別為上述兩筆借款進行了展期和借新還舊。合同到期,西鄉縣廣播電視局僅歸還了10萬元,尚欠借款本金420萬元、利息292951.70元未還。

    2001629,陜西省組建陜西省廣播電視信息網絡公司,對省、地、市、縣廣播電視網絡資產進行重組,實行統一管理、統一運營。20034月,西鄉縣廣播電視局據此將其資產經營權、服務收費權、人事管理權移交給陜西省廣播電視信息網絡公司。20051025,中國農業銀行西鄉縣支行訴至法院,請求:判決西鄉縣廣播電視局償還借款420萬元及利息,并實現對本案所涉廣電網絡收費權的質權;判令陜西省廣播電視信息網絡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案例八:

甲開發商將房屋五套分別出售給A等五人,已簽訂買賣合同,房款已支付且房屋已經交付使用,但因甲開發商原因尚未辦理過戶手續。在此期間,甲開發商將全部房屋抵押給乙銀行,后因甲無力清償對乙的債務,乙欲行使抵押權就上述房屋優先受償,買受人A等方知房屋抵押之事實,主張房屋已屬自己所有,乙公司無權優先受償。對此,存在兩種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乙銀行有優先受償的權利,理由是:根據不動產物權變動以登記為要件的規定,A等尚未取得上述房屋的所有權,仍歸開發商所有,故乙銀行取得的抵押權合法有效,自然應有優先受償的權利。

另一種意見則認為,乙銀行沒有優先受償的權利,理由是:根據合同法第286條及其司法解釋,即使建筑商的法定抵押權也不能優先A等已支付房款的購買人而優先受償,何況乙銀行所享有的抵押權在效力上置后于建筑商的法定抵押權。根據簡單的邏輯推理,乙銀行的抵押權不能優先于A等購房人受償。

 

 

     
 
Copyright (c) 2005-2006 湖南省銀行業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序號:湘ICP備13011125號-1